两会上习近平关于民营经济最新讲话透露哪些信号?
首入政府工作报告 “新基建”为产业发展注入数字动力
李克强:这笔资金中央一点不留,省里也只做“过路财神”

有副业才有安全感?警惕“一夜暴富”“少劳多获”心理

发布时间:2020-04-24  来源:央视网-中国青年报  字体大小[ ]

  “副业刚需”是近年来在年轻人中兴起的热词。疫情期间,这个词再度翻红,甚至有人感慨自己闹起了“副业慌”。“知乎”上有网友在这个话题下说出不少人的心态——除了工作,还需要一份副业,才有安全感。

  原标题:疫情让不少年轻人闹起“副业慌” 警惕“一夜暴富”“少劳多获”心理

  这两个月,天津市民许婕发现自己的朋友圈画风大变,满屏都是各种微商和带货广告,让人眼花缭乱。仔细翻历史记录才发现,一些好友换了头像和昵称,干起了兼职。

  其中每天刷屏式带货的,是她儿子的幼教老师。这个20岁出头的姑娘一边发布各种精美广告,一边向朋友圈里的各路好友发出“忠告”:“现在是‘副业刚需’,主业+副业=万无一失!”

  “副业刚需”是近年来在年轻人中兴起的热词。疫情期间,这个词再度翻红,甚至有人感慨自己闹起了“副业慌”。“知乎”上有网友在这个话题下说出不少人的心态——除了工作,还需要一份副业,才有安全感。

  日前,面向年轻人的一站式的灵活用工平台——“兼职猫”对疫情期间新增用户情况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受疫情影响,年轻群体大量涌入,22岁以下年轻人已经占据平台总用户的68%;而不少白领、教师和自由职业人也加入兼职大军,这部分人对通过副业缓解经济压力的诉求更为强烈。

  一些大学生边上网课 边溜号挣钱

  眼看着朋友圈里一位高中同学时不时晒出兼职高收入,大二女生沈灿也坐不住了。疫情让她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超长假期,每天除了上网课、写作业,她决定把剩下的大把时间用来赚点零花钱。

  “一部手机就能做兼职,15种职位任意选!”在同学的引导下,她加入了一个专门推介网上兼职的经济公司,缴纳入门费398元。

  这位出生在三线小城市的姑娘有点紧张,“会不会是骗子?”团队负责人安慰她,如果你完成了足够多的单数,不仅能赚到钱,还有各种奖励,入会费也能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入群后,沈灿才“脑洞大开”,原来有这么多兼职都能挣钱啊!如果你长得漂亮、擅长拍照,可以当网拍模特;如果你爱打游戏、喜欢聊天,可以当游戏陪玩;如果你能说会道,可以当主播;如果你声音甜美,可以陪唱歌、念有声读物、陪玩真心话大冒险;此外,还有微商、客服、讲师、主持、外宣、助理、团队管理等各种角色。

  爱漂亮的沈灿一眼就看中了网拍模特这个兼职。按照规定,她负责拍下商品,并给淘宝卖家拍摄买家秀,有的卖家会干脆把商品送给她作为回报,有的会返给她一单50元左右的佣金。当她干满200单的时候,公司会把入会费398元作为奖励返还给她。

  “感觉赚钱挺轻松的啊!”拍了十几单了,沈灿感觉自己渐入佳境。她接的单从各种衣服,拓展到小饰品和各种玩偶,而花在拍照上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刚开始,她利用网课结束并写完作业的空余时间拍照,后来发现,“有些课网上签个到就可以溜走了”。起初她选在体育课时溜号,后来发现语文课也没什么用,再后来发现选修课也都可上可不上……

  以前靠爸妈给的零花钱,出去只能买碗面。疫情有所缓解后,沈灿用兼职收入出去吃了顿日料。更让她刷新见识的是,她听说高中同学一口气做了好几种兼职,号称“能月入3万元”。每当父母提醒她别“不务正业”时,她就指着手机里同学的朋友圈反问,“有几个工作能挣这么多钱?”

  这种自己挣钱腰板硬的感觉,大三男生程佳佳也深有体会。最近他靠兼职买下了购物车里向往已久的一枚镜头。

  程佳佳喜欢摄影,平时周末会做些跟拍的兼职挣点外快,买自己喜欢的设备,“光靠父母给的钱,哪够买这些的?”疫情期间,很多外场活动取消,程佳佳发现自己的花呗眼看就还不上了,他申请了一期延期,然后找到了一个给生鲜电商拍摄产品的工作。

  吸引他的是一个月有稳定的几千元收入,可老板要求他每天坐班。原以为白天不忙的时候,可以顺便把网课也上了,可干了一个月下来发现,天天加班,周末也不能休息,“有时候要等到晚上才能开始拍摄,收工时都很晚了”。

  他决定拿到这个月的钱就走人,“找个活少钱多的去!”

  经济压力大 白领兼职干微商

  这几年广告行业一直不太景气,32岁的许婕收入一降再降,眼看着公司总是在生死线上挣扎,又没有合适的机会跳槽,她决定跟着小姐妹干副业。

  她观察了一段自己的朋友圈,有的代购化妆品,有的卖各种微商产品,最终打动她的是一位微商姐妹的几句话:“经济越来越不好,不要指望工资了,拥有副业,多一份抵御风险的能力”,“别被网络信息时代抛弃,几千块代理费,穷不了你,但多了一个机遇。”

  花了几千元买了产品后,她加入了一个专门销售美容减肥产品的微商。按照规定,产品她可以自用,也可以再卖给别人,卖得越多,拿货的价格越低。事实上,就是鼓励她不断地找到新的客户,让客户再发展客户,人越多,她的收入也就越可观。

  在这个团队里,每天有人给她上各种培训课,教她如何与陌生人沟通,如何打造自己的朋友圈,如何适时地发出有吸引力的广告,及如何回复顾客提出的各种问题。

  很快,这个没有任何医学知识基础的年轻人,张口闭口就是各种中医术语。比如有的用户问,怎么用完产品出现月经不调了?她看也不用看就能回复,“是气血太亏虚,你这是体寒气血不通畅,肝肾亏虚造成的。”

  起初,许婕还有点“脸皮薄”,不好意思发朋友圈卖货,微商姐妹点拨她,“发朋友圈不丢人,没钱还不努力才丢人!”那位小姐姐讲起自己入行实现人生逆袭的生动经历,并悄悄透露,自己已经月入七八万元,“你只要努力奋斗,也能实现啊!”

  渐渐地,她发现这个群里新加入了不少人,有培训机构的教师,还有导游。一位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教师告诉她,年前这家机构就勉强支撑着,遇到疫情更是雪上加霜,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她很无奈,“不干点兼职,房贷都快还不上了”。

  “兼职猫”通过大数据分析不同群体兼职目的发现,学生做兼职大多是为了满足消费需求,这类动机体现在兼职需求不稳定,频率相对不高,他们中一部分人比较在意通过兼职赚到钱的同时,还能提升自我能力。而对有工作的上班族而言,兼职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缓解经济压力,这类动机体现在工作持续性强,但对工资要求相对比较高。

  要警惕“一夜暴富”“少劳多得”心理

  “我们的客户长期以来都以大学生居多。”“兼职猫”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客服接到不少“奇怪”的兼职需求,比如问“有没有游戏代练”“陪玩”等,“我们才发现,一下子多了很多小孩子。”这些低龄化用户中,甚至有不少只是初中生。他们希望能从网上找到好玩有趣的轻松兼职。

  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大学生最想做的兼职是家教类,其次是编辑、设计和翻译岗位,而上班族的兼职也大多与自身职业相关,比如厨师、摄影师、舞蹈培训等。

  然而疫情期间,很多线下兼职不得不暂停,陪聊、陪玩和编辑设计在“用户最想做的兼职”中排名前三;而大部分人不再选择线下岗位。五花八门的线上兼职开始盛行。“类似刷单的兼职,我们是不允许发布的,容易出现纠纷,也是诈骗高发的类型。”该负责人说。

  “很多人光看到别人发的光鲜的一面,却没看到背后的各种风险。”天津大学学工部副部长柳丰林多年负责学生就业工作,他分析眼下大学生做兼职是一种潮流,也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但存在对风险认知不够、底线把握不足,又对金钱利益追求过高等问题。

  以朋友圈里火热的微商为例,市面上各种真假难辨的品牌,良莠不齐,很难从他们宣传的内容看出其真实面目。其中很多并没有资质认证,产品质量无从考;更可怕的是,有的还是传销的网上变种,一些年轻人盲目追求利益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对此,天津行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穆紫云也从法律角度提醒,微商作为电子商务活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相关规定。各种微商品牌,存在不少法律风险,有的存在无证经营的问题,有的未按照规定纳税,部分经营活动稍有不慎还会构成犯罪,可能涉及的罪名包括虚假广告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诈骗罪,等等。

  在柳丰林看来,大学生兼职有的是追求自力更生、经济独立;也有的想增加职场经验、社会阅历;但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在过度消费的刺激下,存在“一夜暴富”的心理,希望通过快速轻松的方式赚钱,少付出多回报。

  “大学生在学有余力的前提下,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做兼职,赚取零花钱值得提倡,但一定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消费观。”柳丰林说,作为学生,主责主业还是学习,即使疫情期间在家学习,也需要花一定的时间和精力去消化所学知识,而不是把大好时光用在“谋快钱、追热钱”上,“这会影响你未来价值的提升。”他提醒大学生一定要头脑清醒、目标清晰,“要想清楚,未来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才不会被眼前小利诱惑。”

  他特别要提醒青年要守住“法”和“德”两条线。“比如你真的下决心要做微商,那么你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微商,认真把相关法律法规弄清楚,不能触碰红线。”

  (文中沈灿、程佳佳、许婕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胡春艳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