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全面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 全面提高训练水平和打赢能力
李克强回应主要国际经济机构“掌门人”哪些重大关切?
聚焦《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

男子好奇网购“有劲”电子烟 不觉中染上毒瘾

发布时间:2020-11-11  来源:凤凰网-中国经营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男子好奇网购“有劲”电子烟 不觉中染上毒瘾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倪兆中 北京 长沙 广州报道

  “就像扒了一层皮”,回顾自己这些天的经历,王成吸了一口气之后,吐出了这句话。他目前正在北京的一家戒毒医院进行戒毒治疗,现在的状态比刚入院时好了很多,已经接近康复状态。

  跟其他年轻人一样,王成抱看试试看的心态,于今年9月在网上购买了几支电子烟,尝试之后,他出现了迷糊、说胡话等症状,父母意识到他染了毒,赶紧送医治疗。由于发现较为及时,王成的病情很快被控制住了。

  王成抽的电子烟叫做“上头电子烟”,是近两年才出现的新事物。由于里面添加了一种人工合成的大麻素5F-AMB-PINACA,吸食之后会产生一种类似醉酒上头的感觉,不少人不知不觉中染上了毒瘾。

WechatIMG11.jpeg

大麻电子烟及烟油。 《等深线》记者 倪兆中 摄

  长期从事戒毒工作的医生徐杰介绍,自去年以来,他已经接待了五六十名像王成这样的患者。根据他的推测,社会上应该还有更多人正在遭受这种物品的折磨。

  徐杰表示,更值得关注的是,5F-AMB-PINACA尚未列入国家管控目录,现在使用这种物质,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合法行为。人工合成5F-AMB-PINACA技术要求不高,但却具有毒品的危害性,应该尽早将其纳入管控。

  网购“有劲”电子烟

  王成高高的个子,今年21岁,是地道的老北京人。

  以前成绩不太好,初中毕业后选择了一所5年一贯制的学校。毕业之后可以拿到专科学历的毕业证。今年已经是读书的第5年,按照常理,王成现阶段应该在实习。由于疫情,学校的所有事项都往后顺延了。

  今年9月,学校组织了一次补考。结束之后,王成暂时在家休息。由于无所事事,生活感觉有些无聊。

  早些时间,王成加了一些拼车群,几个人一起拼车,价格会便宜不少。学生手头本不宽裕,这些群对王成显得很重要。群里的人五花八门,常常有人在群里发一些小广告,有卖东西的、有推销课程的。

  王成一般都不太在意这些广告,这几天无聊便浏览了一下,看到有人在卖“上头电子烟”。他注意到,卖家的网络昵称就叫“大麻电子烟专卖”,头像也是几根电子烟的图片。他并不完全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只听卖家介绍,抽了之后会让人感觉很爽、很舒服。

  王成于是加了卖家的微信,对方自我介绍称,“是做微商的,专门卖电子烟”。但对于这些产品的来路、资质等问题,均未予理会。简单咨询以后,被告知一支200~600元钱不等,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水果味。

  和普通的电子烟第一次购买后,只购买烟弹不同,这种电子烟每次都要购买一整支。

  自己身边好些同学都在抽电子烟,想到能抽到比同学更“有劲”的,王成感觉有些得意。第一次购买,他挑了两支便宜的。微信转账之后,对方要了他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大约两个小时,王成的电话响了。对方通过闪送将电子烟给他寄了过来。不过电子烟并没有什么包装,而是放在一些口罩里面。

  王成说,当他尝第一口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接着又猛抽几口,手脚变得有些无力,浑身觉得很轻松,头也昏昏沉沉的,“是一种快感,就像喝多了,刚刚喝好到嗨点的那种感觉”。一支还没抽完,王成已经喜欢上了这东西,时不时就要来上几口。

  大约一天多过后,王成的状态发生了变化。开始觉得有些恍惚,心里很烦躁,不想跟任何人接触。唯一能让他平静的,只有手里的电子烟。抽完了手上的,接着又买。一个星期下来,他大约买了十多支,共花销了四五千元。

  在这一个星期里,王成就像坐过山车一般,整个人的状态起伏不定。起初那两天,他感觉有些犯迷糊,而接下来一直昏昏沉沉的,大部分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再接着,他常常一个人呆坐,双眼紧闭,一动不动。或者突然间手舞足蹈,说一些没头没脑的话。

  送医证实染毒瘾

  王成的异常引起了父亲王军的警觉,王军询问儿子,但没问出个所以然。他并没有看到王成抽电子烟,但闻到屋里有水果味,猜测王成是在吸食什么东西,找了几圈才发现儿子是在抽上头电子烟。

  王军对这些东西不太了解,但是潜意识告诉他,“肯定不正常”。为了搞清楚情况,王军拿过儿子手中的电子烟,轻轻的吸了一口,没有什么感觉,接着再吸第二口,他感觉自己“双手在往下沉,头上也有点发懵”。

  王军认为这是毒品,于是赶紧从网上搜了一下,发现网上描述吸毒之后的情形跟儿子的症状差不多,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看着好好的儿子突然吸了毒,王军气不打一处来,从王成手中抢过电子烟,扔了出去。但是东西被抢走之后,王成接着又买。

  那几天,王军尝试强力干预,不让儿子再继续吸。发现儿子不抽时,状态确实有所缓和,能够恢复到接近正常人的状态。他想就这样让儿子慢慢脱离电子烟,但王成并不配合。

  王成说,他也明白父亲的想法,但他已经离不开电子烟了。只要隔上个把小时不抽,便会心烦意乱,就一直想着这东西。要是再找不着,他感觉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

  父母不让抽,他就悄悄的买,抽的时候更加防范被发现。抽得越多,他的症状越发严重,到后期,他常常一个人坐在盘坐在床上,头脑往下耷拉着,喊也没有什么反应。有时候能答应时,舌头已经打结,完全讲不清楚。

  看到儿子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王军也有些着急,赶忙四处打听该怎么办。有人告诉他,若是吸毒人员在被警方抓获之前采取自愿戒毒,不会留下案底。几番周折之后,决定先带儿子去医院。将儿子吸食的电子烟一检查,确实是毒品,里面含有大麻成分。

  儿子的主治医生徐杰告诉王军,王成已经是属于毒品上瘾。王成入院之后,徐杰为其进行了相应治疗。大约四五天之后,王成的症状已有所缓解。

  人工合成新物质

  徐杰是北京高新戒毒医院医务部兼戒毒科主任,长期在一线从事戒毒工作。这种新出现的电子烟,也引起了他的关注。

  根据徐杰的观察,他发现这种电子烟是近两年才出现的。徐杰说,他最早接触这样的患者是在2019年上半年,到目前为止,两年时间他已收治了大约五六十位这样的患者,而且目前看上去还有上升趋势。

WechatIMG14.jpeg

用于分析毒品成分的实验仪器。 《等深线》记者 倪兆中 摄

  徐杰留意到,他所收治的这些患者,抽的都是三无产品的电子烟。这些人的年龄基本都在20岁上下,其中男性稍多,大概占60%,女性大约在40%。这些青年男女的家庭条件也不错,大都算是中上水平。

  患者接触上头电子烟的原因各不相同,徐杰说,有些人在国外上学沾染了大麻,然后回国之后寻找替代品,有些人知道这种电子烟能“上头”,就冲着这种快感而去,但绝大部分还是像王成一样,只是单纯的购买电子烟却买到了这种“上头”烟。

  “上头电子烟又叫大麻电子烟”,徐杰说,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电子烟里面被加入了一种人工合成大麻素5F-AMB-PINACA,吸食之后会产生一种类似醉酒上头的感觉,说话语无伦次,吐字不清,同时还会出现焦虑、烦躁、失眠的症状,严重的还会出现幻觉,甚至妄想认为别人会加害自己。

  徐杰告诉记者,自然界的植物大麻中含有一种叫做四氢大麻酚(THC)的物质,是一种有害成分,吸食后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常出现幻视、焦虑、抑郁、情绪突变、妄想狂躁、意识不清等反应,长期吸食会导致免疫力低下,诱发精神错乱和自杀倾向。大麻之所以会被列为毒品,就是因为含有THC。

  因为THC被管控,有人便通过人工合成5F-AMB-PINACA或MDMB-CHMICA等,这些物质虽然化学结构式跟THC不同,但它们有着相同或相似的化学性质,吸食之后产生的结果也相类似。因此有人将5F-AMB-PINACA添加到常规电子烟中,以起到“上头”的效果。

  徐杰介绍,相对而言,吸食上头电子烟染上的毒瘾并没有海洛因、冰毒等引起的毒瘾严重,但也应该保持警惕,因为一方面目前还不完全掌握这种物质的特性,另一方面这种电子烟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和隐蔽性,很多人只是想买电子烟却不幸中招。

  因吸食上头电子烟染上毒瘾之后,其治疗方式也同治疗其他因吸食传统毒品染上的毒瘾方案略有不同。传统毒品成瘾戒毒治疗方案系分析当事人所吸食的毒品里含有何种成分,然后用含有相同成分的药物进行替代,随后逐步递减实现戒毒。

  抽上头电子烟的患者到医院之后,医院先为患者脱毒,然后再根据患者出现的失眠、焦虑、烦躁等症状,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徐杰同时也强调,应当理性看待植物大麻这种物质,其本身并非完全都是有害成分。例如植物大麻里含有一种叫做大麻二酚(cannabidiol,简称CBD)的物质,目前广泛应用于医疗、美容、食品等多个行业。

  “对大麻的合理利用可以为人类带来福利,若滥用则变成毒品”,徐杰说,将5F-AMB-PINACA添加到电子烟中,就是一种滥用行为。

  研究、监管相对滞后

  追逐含5F-AMB-PINACA的电子烟,以达到“上头”的效果,是这两年才出现的新情况,国内相关的研究和实践都比较少见。

  记者在中国知网和万方等学术网站,以“大麻电子烟”或“上头电子烟”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尚未发现具有明确针对性的学术文章。

  尽管如此,大麻电子烟还是引起了多地官方的注意。广州、天津等地都曾打掉过贩卖大麻电子烟的团伙。湖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今年4月就针对大麻电子烟做了相关科普,介绍了大麻电子烟的原理及其危害程度。

  该总队民警告诉记者,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近两年接到有关大麻电子烟的线索在不断增多,不法分子主要通过网络渠道销售。在销售大麻电子烟的同时,这些不法分子往往还销售诸如笑气之类的物品。

  至于电子烟中大麻素的来源,上述民警说,合法使用大麻的领域具有严格的监管制度,一般情况下不存在外流的可能。从现在了解的线索判断,这些合成的大麻素主要从国外输入,系不法分子通过非法渠道传入国内,并非国内的不法分子自己合成。

  长沙市公安局今年也曾破获过贩卖大麻电子烟的案件,该局禁毒民警告诉记者,新出现的大麻电子烟有些类似笑气的衍生品,有时会被不法分子带入喧嚣的夜场售卖,有时也会被吸食人员买到自己家中等比较私密的地方吸食。

  该民警介绍,研究这些大麻素的合成原理,需要比较高的科研水平,具有较高文化水平的人才能完成。但在搞清楚其化学原理之后,普通人经过一些技术指导,也能合成这些大麻素。

  他还表示,由于相关细节的缺乏,基层缉毒民警也面临诸多执法困难,在抓获贩卖大麻电子烟的不法分子之后, 很难以贩卖毒品罪为其定罪。违法成本偏低,让这些不法分子更加有恃无恐。同时,在侦办此类案件时,也难以追溯源头,找不到这些大麻电子烟的生产者,也无法从源头解决问题。

  徐杰介绍,含5F-AMB-PINACA的电子烟是非常新的事物,新到5F-AMB-PINACA这种物质还没有相应的中文名称,目前国内也尚未将5F-AMB-PINACA列入管控目录。

  广州一位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表示,根据罪刑法定原则,使用未被列入国家管控的物质,其相关行为不应定为犯罪。若想高效的打击制作、销售上头电子烟的行为,最重要的是尽快将相关人工合成的大麻素列入管控。

  记者留意到,今年5月7日,联合国麻醉品委员会秘书长向联合国会员国、各公约非会员国、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麻醉品管制局通报,在2020年3月召开的63届会议上,被麻醉品委员会采纳的《关于列管两种芬太尼类似物的决议》立即生效。在这份管控目录中,就包括5F-AMB-PINACA。

  北京一位从事戒毒工作的人士指出,联合国的决议虽不具备法律效应,但对各成员国有指示作用。中国是联合国成员,对联合国的决议不会毫不理会,估计国内也会有相关动作。

  不过所幸的是,记者在电商平台、QQ群、以及搜索引擎不断变换关键词搜索,尚未发现有明目张胆销售“上头电子烟”的。

  徐杰认为,社会应当充分关注讨论相关议题,才能引起更多人的重视,才能尽快将相关防范工作落到实处。据他分析,人工合成5F-AMB-PINACA并不困难,按照这种情况推测,市面上还存在很多抽上头电子烟的人,而且很可能这部分人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染上毒瘾,但却遭受到毒瘾的折磨。

  相对于这些人,王成算是比较幸运的。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大半,不久之后就可以出院。提及出院之后的安排,他最明确的决定就是,“以后再也不碰这类东西了”。

  (王成、王军为化名)

中国法治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